?

《實踐論》《矛盾論》為何能歷久彌新

2018-01-18 16:40:26  來源:  人參與

毛澤東的《實踐論》《矛盾論》(以下簡稱《兩論》)是毛澤東哲學思想的代表性著作,是馬克思主義世界觀與方法論相統一的典范,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結晶。1981年6月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指出:《實踐論》和《矛盾論》是毛澤東的重要著作,“使哲學真正成為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銳利武器”,“我們黨必須永遠堅持”。

2017年是《實踐論》和《矛盾論》發表80周年。今天,當我們看到全國黨政干部響應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再次出現學習《兩論》的熱潮時,一定會備加感受到這兩篇經典文獻歷久彌新的無窮魅力。

 “一切大的政治錯誤沒有不是離開辯證唯物論的”

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后,毛澤東于1936年12月7日當選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從1936年下半年到1937年上半年,毛澤東比較集中地對黨的歷史經驗進行深入的理論思考和理論概括。他認為,政治路線也好,軍事路線也好,都離不開思想路線的正確與否。因此,“一切大的政治錯誤沒有不是離開辯證唯物論的。”

解放后曾擔任過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的郭化若將軍后來回憶道:“有一次我在毛主席辦公室內,看到桌面上放著一本《辯證法唯物論教程》。我翻開一看,開頭和其他空白處都有墨筆小字的旁批,內容全是中國革命中路線斗爭的經驗教訓。這使我初步理解到毛主席是用馬列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來分析中國革命的實際問題,并把中國革命的實際經驗提高到理論水平上來,充實和發展馬列主義。他這些旁批,后來就逐步發展成為他的光輝著作《實踐論》。”


《人民日報》登載的《關于如何打乒乓球》,圖為1959年5月,毛澤東等國家領導人接見優秀運動員時與徐寅生握手.webp.jpg

《人民日報》登載的《關于如何打乒乓球》,圖為1959年5月,毛澤東等國家領導人接見優秀運動員時與徐寅生握手


毛澤東努力閱讀他所能收集到的各種哲學書籍。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到保安去訪問他后,記述道:“毛澤東是個認真研究哲學的人。我有一陣子每天晚上都去見他,向他采訪共產黨的黨史,有一次一個客人帶了幾本哲學新書來給他,于是毛澤東就要求我改期再談。他花了三四夜的功夫專心讀了這幾本書,在這期間,他似乎是什么都不管了。他讀書的范圍不僅限于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家,而且也讀過一些古希臘哲學家、斯賓諾莎、康德、歌德、黑格爾、盧梭等人的著作。”

1937年4月至8月期間,毛澤東應抗日軍政大學的請求,向學員講授唯物論和辯證法。這個講課依據的是他撰寫的《辯證法唯物論(講授提綱)》。為寫好這個提綱,毛澤東經過了長時間的準備和醞釀,精心閱讀了一些馬克思主義哲學著作和其他哲學書籍,所寫幾萬字的讀哲學書的批注,形成了講授提綱中一些論點的雛形。講授提綱密切聯系中國革命實際,針對黨內教條主義思想影響,以通俗易懂的語言,系統闡述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一些基本內容。這個提綱的記錄稿經過整理后,從1938年5月6日開始在《抗戰大學》上連載。此后又被其他報刊轉載并以單行本的形式出版發行過多次。建國后編入《毛澤東選集》的《實踐論》和《矛盾論》,就是這次講課所用講稿的主要部分。

《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是在毛澤東親自主持下編輯出版的,他十分重視對《兩論》、特別是《矛盾論》的編輯,因而也作了不少的修改。毛澤東曾三次寫信給秘書田家英,提到了《矛盾論》的修改問題。其中第一封寫道:“《矛盾論》作了一次修改,請即重排清樣兩份,一份交伯達看,一份送我再看。論形式邏輯的后面幾段,詞意不暢,還須修改。其他有些部分還須作小的修改。此件在重看之后,覺得以不加入此次選集為宜,因為太像哲學教科書,放入選集將妨礙《實踐論》這篇論文的效力,不知你們感覺如何?此點待將來再決定。你們暫時不要來,待《矛盾論》清樣再看過及他文看了一部分之后再來,時間大約在月半。”

毛澤東后來在談到這兩篇文章時說:自己對已經發表過的東西,完全滿意的很少。《實踐論》算是比較滿意的。當年在抗大有幸聆聽了毛澤東親自講授的《辯證法唯物論(講授提綱)》課程的胡耀邦,晚年還贊嘆《實踐論》寫得好,“簡直增減一個字都不行。”但就是這篇堪稱完美的《實踐論》,毛澤東還在多次修改后準備付印的清樣上批道:“此件改正后,連同原稿,再送我看。”

 “我那兩本小書還有這么大的作用啊!”

伴隨著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社會主義建設高潮,全國興起了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熱潮。而毛澤東的哲學著作,特別是《兩論》,成為了熱潮中的熱點。這個熱點的效應影響至今。

李瑞環是第八、九屆全國政協主席,黨的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成員。1951年,只讀過六年書的17歲的李瑞環來到北京做小工,開始學習木工,后來成為北京第三建筑公司的工人。由于他屢克技術難關,表現突出,擔任了青年突擊隊隊長,并被評為勞動模范。他的迅速進步,離不開他愛讀書、特別是酷愛讀哲學書的習慣。他通讀毛選四卷后,特地把《兩論》單行本訂在一起,隨身攜帶,反復讀了五十多遍,其間還翻閱了十八本參考書。

李瑞環退休后,多次談到了《兩論》對他“最大的幫助”。他認為學習《兩論》是哲學入門的一個有效途徑,真正學懂了《兩論》,也就基本上掌握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主要觀點。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黨組書記葉小文參與了李瑞環的著作《看法與說法》的修訂。他說:“瑞環同志是木匠出身,但酷愛學哲學,他學哲學是下了‘真學、學真’的功夫。”葉小文說,李瑞環到現在還能背下來《矛盾論》《實踐論》,“請問我們誰還能從頭到尾背一背?”

李瑞環對《兩論》的研讀確實下了真功夫。他在《務實求理》一書中寫道:“毛澤東對中國傳統優秀文化有著深厚的修養,毛澤東思想蘊含著豐富的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因素。閱讀他的文章和著作,特別是像《實踐論》《矛盾論》,我們會為他著作中所體現的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精髓所感染。”

有人問李瑞環:你從一個普通的農民、工人成長為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奧秘在哪里?李瑞環回答說:“要我說還是那句老話:是社會主義制度的產物,當然也不能否認個人的努力。光靠努力還不行,還要得法,得法就是要學習哲學。這一生對我幫助最大的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

回顧當年,學習“兩論”對各行各業的生產和工作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結出了累累碩果,“使哲學真正成為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銳利武器。”

結束中國油荒歷史是1959年9月在東北松遼盆地找到了一個大油田以后。時值新中國十年大慶,這個油田就被取名為大慶油田。同年12月,周恩來總理對準備油田會戰的領導干部作出深刻指示:要用毛澤東思想指導大會戰,用辯證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分析、解決會戰中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

1960年4月,國家石油工業部部長余秋里親自率隊前往大慶油田并坐鎮那里指揮。當發現困難重重問題成堆的時候,他決定用半天工作,找干部和地質技術人員談話,了解情況;用半天關起門來,閱讀毛主席著作,主要是《實踐論》《矛盾論》和《關于領導方法的若干問題》。經過調查研究和學習分析,很快理清了頭緒,明確了工作的方向和重點。余秋里由此想到,如果組織油田的職工學習《實踐論》《矛盾論》,以《兩論》為武器,結合實際,分析和解決在會戰中的各種矛盾和困難,對于做好各項工作,奪取會戰的勝利,必將起到重要作用。經過余秋里等幾位領導干部共同討論,以石油部機關黨委的名義,于1960年4月10日作出了《關于學習毛澤東同志所著〈實踐論〉和〈矛盾論〉的決定》。這個決定是大慶石油會戰中的第一個決定,發表在1960年4月13日會戰機關報《戰報》的創刊號上。

幾萬名職工學習《兩論》,收到了巨大的效果。1963年,在總結大慶石油會戰的工作時,會戰職工都深有體會地說,我們的會戰是靠《兩論》起家的。后來余秋里回憶道:“我向毛主席匯報大慶會戰情況時說到,‘大慶石油會戰是靠《兩論》起家的。’毛主席問我:‘是哪《兩論》啊?’我答道:‘就是您的《實踐論》和《矛盾論》。’毛主席笑了:‘我那兩本小書還有這么大的作用啊!’”

在新中國體育史上,乒乓球運動是影響力最大的競技運動。從1959年容國團拿下第一個世界冠軍到1971年的乒乓外交,一直到獲得奧運全部乒乓球金牌32枚中的28枚,不但展現了世界一流的實力,而且展現了意氣風發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

為了使中國乒乓球隊能夠長期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當年的國家體委主任賀龍元帥要求隊員們經常總結經驗教訓,他還親自幫助他們總結。男隊主力隊員徐寅生是個特別喜歡動腦筋的隊員。他除了參加全隊集體總結經驗外,還十分重視個人的自我總結。他的總結發言經常受到大家的好評。當時我國各行各業的領導干部都有每年下基層“蹲點”的做法。國家體委在國家乒乓球隊“蹲點”的幾位領導充分肯定了徐寅生的經驗,特別是對他運用毛澤東哲學思想總結經驗的做法給予了很高評價。

后來,徐寅生的一個講話稿由賀龍轉呈給毛澤東,同時附上了自己寫給體委的信。毛澤東仔細讀完后,于1965年1月12日作出批示:“……講話全文充滿了辯證唯物論,處處反對唯心主義和任何形而上學。多年以來,沒有看到過這樣好的作品。”

1965年1月17日,《人民日報》全文登載了徐寅生的文章,題目是《關于如何打乒乓球》,還加了編者按。編者按號召大家:要“從中學到辯證唯物論,學到毛澤東思想”。徐寅生的講話稿發表后,人們爭相閱讀,反響強烈。這篇講話稿的單行本,在很短時間內就發行了3650萬冊。

享譽世界的“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1964年就在國內首次提出了利用水稻雜種優勢增加糧食產量即進行水稻雜交的設想,并已著手進行研究。他認為學習哲學對于從事自然科學的研究很有指導意義,因此高度重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指導功能。《矛盾論》中有一個原理,讓他反復咀嚼:“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在事物的內部,在于事物內部的矛盾性。”于是,他便依此想到:稻田里偶見的個別優質水稻天然雜種,以及試驗田中那株“鶴立雞群”的水稻,并非毫無緣由,而是水稻內部的矛盾性所使然。經過不斷探索,他確信通過長期自交提純的水稻品種完全可以產生優勢。因此,他決定大膽試驗,毫不動搖。他的工作得到了當時在湖南主持工作的華國鋒同志的高度重視和支持。華國鋒1971年初調到中央工作后,仍然關心雜交水稻研究。后通過全國通力協作,在兩年時間內,就育成了一批“野敗”型不育系。2012年,袁隆平在與首都高校近6000名新入學的研究生進行交流時,講授他如何用哲學指導水稻科學研究,如何讓哲學與自然科學結緣。他告訴同學們,他在學生時代和開始投身雜交水稻的科學研究時,就通讀過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和毛澤東的《實踐論》《矛盾論》等著作。在雜交水稻試驗過程中,他反復多次思考《矛盾論》中“內因是變化的根據”的道理。他還認為,任何一個科研成果都來自于深入細致的實干和苦干,這是他的經驗之談,也是在學習《實踐論》后認識到了實踐的真諦。

國際著名遺傳學家,中國現代遺傳學奠基人之一談家楨,在1993年毛澤東百年誕辰時發表了紀念文章《毛澤東的“兩論”使我受用不盡》。世紀之交,他又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同時還認為,毛澤東的《實踐論》和《矛盾論》(簡稱‘兩論’)是毛澤東革命實踐的總結,也是顛撲不破的科學真理。‘兩論’中關于實踐的觀點和唯物辯證的觀點,‘不僅在遺傳學的發展中已得到充分的體現,而且也是遺傳學發展的科學真理。’”“時至今日,在我堆滿書籍的案頭上,仍然放著毛澤東主席的那兩篇著作:《實踐論》和《矛盾論》。”在回憶錄最后,談家楨特地指出:“毛澤東主席是有遠見卓識的。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明天的時代將是生命科學的時代,明天的世紀將是生命科學的世紀’,已成為世人的共識。”

 “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學家。”

1949年新中國成立,震撼了世界,標志著毛澤東思想在中國的勝利。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成為了各國的研究對象,一些國家的出版機構和書店開始重點介紹毛澤東的著作。而影響最大的當屬《實踐論》和《矛盾論》。

毛澤東在1949年底至1950年初訪問蘇聯。回國之前,毛澤東與周恩來一起拜會斯大林,談話時,斯大林建議毛澤東把自己寫的論文、文章、文件等編輯出版為選集,同時出版俄文版。斯大林還特意說:“毛澤東的思想,對蘇聯同志也是有啟發指導意義的嘛。”斯大林感到毛澤東此行之中是有怨氣的,這也算是他采取的補救措施之一。

毛澤東早就明白斯大林對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有看法,因而對中國革命也有偏見。訪蘇期間還親身感受到斯大林的大國沙文主義。盡管如此,毛澤東仍然是以大局為重。于是在聽了斯大林的建議后,客氣地提出:“我們自己總結恐怕總結不好,希望派一位馬列主義理論修養水平高的蘇聯同志來幫助編輯。”斯大林欣然同意了毛澤東的要求。當場決定派以哲學見長的尤金院士赴華。毛澤東笑著對斯大林說:“這樣的人最好。”

不久,尤金就來到中國,開始主持編輯俄文版的《毛澤東選集》。在編輯過程中,尤金經常將編好的文章打印寄給斯大林。尤金對毛澤東的哲學著作倍感興趣,《兩論》引起他的高度重視。斯大林也感到毛澤東的文章有很深的哲學含義,特地囑咐尤金先將《實踐論》和《矛盾論》這兩篇毛澤東的哲學代表作在蘇共中央理論刊物《布爾什維克》雜志上發表。

《布爾什維克》雜志在1950年12月出版的第23期上全文刊登了《實踐論》。這是一個非同尋常的舉動。因為當時收集了《實踐論》的中國的《毛澤東選集》第一卷還在編輯中。《布爾什維克》雜志刊登的《實踐論》受到蘇聯讀者的熱烈歡迎,接著蘇聯又推出了《實踐論》俄文版的單行本。《矛盾論》也在1952年的《布爾什維克》雜志第9、10期連載。

與此同時,蘇聯報刊還發表了很多高度評價毛澤東哲學思想,主要是《兩論》的文章。在《布爾什維克》雜志發表《實踐論》的時候,《真理報》就發表了編輯部文章《論毛澤東的著作〈實踐論〉》,從背景、內容與闡述形式等多方面,肯定了這部毛澤東的哲學代表作。“毛澤東同志在其著作中簡潔和明晰地概述了唯物論的認識論——反映論。在他的著作中,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關于辯證唯物論的基本原理,關于實踐在認識過程中的基本原理,關于革命理論在實際革命斗爭中的意義的基本原理”。后來尤金在介紹《毛澤東選集》第一卷時,特別寫道:《實踐論》證明中國共產黨是按照馬克思主義哲學原則教育出來的。”尤金采用了“證明”這兩個字,在當時的情況下,是有相當深刻的含意的。

在蘇聯社會科學界的推動下,歐洲不少共產黨的理論家,還有一些漢學家都對毛澤東的著作、特別是以《兩論》為代表的哲學著作產生了興趣。英國的康福斯在《唯物主義與辯證方法》一書的日文版序言中指出,毛澤東的著作“在馬克思主義的著作里譜寫了偉大的新篇章。毛澤東不僅涉及到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政策,而且涉及到哲學領域。特別是他的認識論有深遠意義的書籍及《矛盾論》,對馬克思主義做了重要貢獻。”德國的雪斯諾的文章寫道:“《實踐論》和《矛盾論》兩篇文章,尤其是給辯證唯物主義的總的理論增添了新的內容。”


談家楨認為,毛澤東的《實踐論》和《矛盾論》是毛澤東革命實踐的總結,也是顛撲不破的科學真理.webp.jpg

談家楨認為,毛澤東的《實踐論》和《矛盾論》是毛澤東革命實踐的總結,也是顛撲不破的科學真理


此后,隨著毛澤東著作的各種文字版本在世界各地發行,《兩論》也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高度評價。越南的胡志明親自翻譯了《兩論》,推薦給干部們閱讀。日本的《兩論》單行本在很短的時間內發行了30萬冊。瑞士把《兩論》和《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合輯為《毛澤東哲學著作》,并譯成法文出版。西方學者還在掌握毛澤東的《實踐論》(1942年出版的文本)、《北戴河哲學講話》等哲學原著基礎上,編寫了《毛澤東〈實踐論〉入門》等專著。毛澤東逝世后,仍有不少國外學者在繼續研究他的著作。澳大利亞學者尼克·奈特編著的《毛澤東的〈矛盾論〉——對解放前的版本的注釋》于1981年問世。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學者對毛澤東哲學著作的研究,不但持續時間長,而且比當時蘇聯的研究還要深入。他們對《矛盾論》的研究特別有深度,其影響力延續至今。日本著名右翼保守政治家,曾三度連任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以博覽群書著稱,哲學、文學、法律、心理學等等無所不讀,但他對毛澤東的《矛盾論》卻是高看一眼,贊美有加。他在回顧自己政治生涯時說道:“這得益于我讀過的毛澤東的《矛盾論》,這是我在學生時代讀過的書中唯一一本刻骨銘心的書。我對共產主義沒有絲毫興趣,而《矛盾論》作為方法論中的方法論,的確是合理而實用的。”2012年11月30日,在日本記者俱樂部舉行了日本眾議院選舉前的黨魁討論會,輪到石原發言時,他說:“日本現在處于衰退、孤立狀態,究其原因有種種,而根據毛澤東的理論,應該抓住主要矛盾,這是一個大問題。”

上世紀50年代,日本的著名理論家松村一人,領導譯注了毛澤東的《兩論》等著作。他在那時發表的以《矛盾論》為中心的《辯證法的發展》一書,引起日本學術界的關注與爭論。他在1952年日本《思想》雜志上連載的《論毛澤東哲學的意義》,頗有創見地研究了毛澤東的哲學思想,尤其是《矛盾論》。“毛澤東的《矛盾論》(以及《實踐論》)使馬克思主義哲學向前推進了一步。如果不學毛澤東的哲學,我們就不能談論馬克思主義哲學”。“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的話,毛澤東的《矛盾論》的最大特征,在于它徹底地打破了對辯證法的教條主義理解”。

2013年去世的竹內實教授,是日本“毛學”權威之一,在日本學界享有很高的聲譽。他一生都在研究和宣傳毛澤東的著作。2003年,他在接受采訪時說道:“在日本,毛澤東思想還是有它頑強的生命力,一些日本學者不斷取得研究毛澤東思想的成果。”  他本人就是不斷取得新成果的學者。他在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國非毛化泛濫、否定《兩論》為毛澤東所作之聲甚囂塵上的時候,收集到了1942年大連大眾書店出版的作者為毛澤東的《辯證法唯物論》,此書為1937年9月延安出版的油印本的《兩論》的翻印本。依據這個史料,竹內實于1980年12月在《中國季刊》上發表了《毛澤東的矛盾論和實踐論:解放前的文本》一文。文章寫道:“這些被發現的解放前的文本,其意義不只是為這兩篇論文寫作期的爭論提供了新的證據,而且涉及到關于延安時期毛澤東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才能和歷史地位的爭論。”竹內實用歷史事實證明了毛澤東與《兩論》的關系,在當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關于美國的研究,由于20世紀50年代著名的麥卡錫事件影響,那些對中共和毛澤東有過較高評價的漢學家、“中國通”等紛紛由于“親共”而受到政治迫害,包括后來成為最為著名漢學權威的費正清。費正清并沒有放棄研究,終于在1956年創建了后來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哈佛東亞研究中心。費正清寫出了一系列關于美中關系的書,至今仍被視為權威之作。他在《偉大的中國革命(1800—1985)》一書中寫道:“斯諾訪問毛澤東時看見他很有興趣地研讀著馬克思著作的中譯本。不久后他就發表了關于辯證唯物論的講話,并寫出了《實踐論》和《矛盾論》。由于28 個布爾什維克的影響還沒有消除,他演說辯證唯物論的用意是表示他有理論領導的能力,雖然那講稿比較粗糙。不管怎樣,毛著重講矛盾問題、‘對立統一’問題,表現了他的獨創性。”“毛澤東在延安時花在哲學上的工夫,推動了他向‘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方向前進了一步。這個事實不僅僅關系到建立一個中國的民族主義的黨的問題,而且意味著馬克思主義可以根本上變得適用于中國。”

費正清和他領導的哈佛東亞研究中心對毛澤東著作研究的重視,不但對哈佛大學,而且對美國以至于整個歐美學界,都有重大的影響。當年執教哈佛大學的基辛格,指定他的學生要閱讀毛澤東著作。后來作為尼克松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影響到尼克松的閱讀書目。

1972年2月,在訪華途中,在美國“空軍一號”上,尼克松總統一直在閱讀《實踐論》和《矛盾論》。到達北京后當天下午和毛澤東見面時說:“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學家。”“主席的著作感動了全國,改變了世界。”

黔高速黨〔2018〕4號 關于認真學習《實踐論》《矛盾論》的通知.pdf

 


相關熱詞搜索:實踐論 矛盾論 歷久彌新

上一篇:興義營運管理中心組織召開學習貫徹 黨的十九大會議精神黨課培訓
下一篇:凱里營運管理中心開展2019年第一期 “新時代大講堂”主題活動

?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電子雜志 | 出行服務 | 人力資源 | 聯系方式 | 您是第823253位訪客,總訪問量7100萬+

Copyright 1999-2019 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營運管理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備16001972號-1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小河開發大道1號。 技術支持:貴州一二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分站:

關閉

七五普法

關閉

安全生產月

關閉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m